搜索熱詞: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
  • 上 證 指 數:3170.69
  • 深 證 成 指:10348.41
  • 人民幣匯率:6.8830
  • 國 際 金 價:1284.45

“一帶一路”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“中國金融門戶網站”的定位...
“新絲路經濟帶”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...
【名品】這大概就是最美的“寫意花鳥”了,文徵明也佩服
2020-10-08 11:26

摘要:▲北京保利拍賣十五周年陳淳《花卉冊》藝術自媒體/同古堂、撰稿人/林妹妹、圖/北京保利拍賣這大概就是最美的“寫意花鳥”了,文徵明也佩服文/同古堂明代中期,文人畫蔚然而興,尤以“吳門畫派”為甚,聲勢之隆,一時無兩。而花鳥繪畫因格調雅致,尤深受文士喜愛,清人方薰《山靜居畫論》曾評明代花鳥畫壇“白石翁蔬果羽…

▲北京保利拍賣十五周年 陳淳《花卉冊》

藝術自媒體/ 同古堂、 撰稿人/ 林妹妹、圖/ 北京保利拍賣

這大概就是最美的“寫意花鳥”了,文徵明也佩服

文/ 同古堂

明代中期,文人畫蔚然而興,尤以“吳門畫派”為甚,聲勢之隆,一時無兩。而花鳥繪畫因格調雅致,尤深受文士喜愛,清人方薰《山靜居畫論》曾評明代花鳥畫壇“白石翁蔬果羽毛得元人法,氣韻深厚,筆力沉著。白陽筆致超逸,雖以石田為師法而能自成其妙。青藤筆力有余,刻意入古,未免有放縱處。然三家之外,余子落落矣。”

此三家,沈周承宋元技法,后學接踵,而陳淳、徐渭二人并稱“青藤白陽”,將小寫意花鳥發展至大寫意,享譽至深。清初期惲壽平、石濤、揚州八怪,以及近代吳昌碩、齊白石等,皆受其影響匪淺。

其中,陳淳師法沈周,對其筆墨心慕手追,又年長徐渭近四十歲,于花鳥畫的承繼與革新,有承前啟后之功。其筆下花鳥清雅,如花卉不著顏色,而重其自然奇趣,又能擺脫文門傳統畫風藩籬,旁師博采,另辟蹊徑,所作“疏斜歷亂,淡墨欹豪”,可謂別具一格,精妙過人。

▲陳淳(1483年—1544年)

陳淳,長洲(今江蘇蘇州)人。字道復,后以字行,更字復甫,號白陽,又號白陽山人。他的有些作品,所畫質樸,可以看出受沈周畫法的影響, 從他現存作品中即可見風格和用筆,既能放得開,又能收得住。在繪畫史上,陳淳與徐渭并稱為“白陽、青藤”, 陳淳的繪畫當屬文人雋雅一路的,即“白陽”一派畫家。

一代宗師:“詩書畫”咸臻其妙

王穉登《吳郡丹青志》有載“陳太學名淳,字道復,后名道復,更字復父。天才秀發,下筆超異,畫山水師米南宮、王叔明、黃子久,不為效顰學步,而蕭散閑逸之趣,宛然在目。尤妙寫生,一花半葉,淡墨欹豪,而疏斜歷亂,偏其反而咄咄逼真,傾動群類。”

何良俊《四友齋叢說》也言“我朝善畫者甚多,若行家當以戴文進為第一,而吳小仙、杜古狂、周東村其次也。利家則以沈石田為第一,而唐六如、文衡山、陳白陽其次也。”

王穉登與何良俊皆列名于文徵明門墻,而陳淳亦師從衡山,常有言“文人相輕”,此中“不吝贊譽”可見二人對陳淳之欽服。此外,陳淳突破藩籬,自辟蹊徑,形成獨特的畫法,文徵明也嘆謂“吾道復舉業師耳,渠書、畫自有門徑,非吾徒也”。

▲上海博物館藏陳淳《花卉冊頁》,局部

事實上,陳淳精通繪事之余,其書法、詩文亦是出類拔萃,著有《陳白陽集》。

以詩文為例,明文學家錢允治曾贊其詩風“有青蓮之豪邁,無少陵之悲惋,具王孟之恬曠,祛郊島之寒酸,如鐵功甫先生所論,次誠知言哉,先生之詩大都具是矣。”

其題畫詩跋,亦是清新雋永,淳和平淡,與畫作交相輝映。明末沈顥《畫塵》言“衡山翁行款清整,石田晚年題寫灑落,每侵畫位,翻多奇趣,白陽輩效之,一幅中有天然候款處,失之則傷局。”

另據《白陽山人墓志銘》載其“既為父祖所鐘愛,時太史衡山文公有重望,遣從之游,涵揉磨琢,器業日進,凡經學、古文詞章、書法、篆籀、畫、詩咸臻其妙,稱入室弟子”,也可知其各業“咸臻其妙”。

▲陳淳(1484-1543) 花卉冊 場景圖

而陳淳之書法,造詣極深,楷篆隸行草諸體皆擅,與文徵明、祝允明、王寵有吳中“四大書家”之稱。王世貞有言“枝山書法,白陽書品,墨中飛將軍也,當其狂怪怒張,縱橫變幻,令觀者辟易。”

其書法得益文徵明甚多,楷書有文氏端莊平和之狀,又其性放浪不羈,衰年變法,草書筆勢也近于祝允明靈動與天真浪漫。同時,其取法諸家,行書有楊凝式苦澀跌宕之感,亦不乏米芾之秀逸縱橫。

王世懋贊“道復少有逸氣,作真、行小書極清雅。晚如李懷琳、楊凝式書,率意縱筆,不妨豪舉,而臨池尤重其體骨”。

因此,其花卉畫,創文人寫意花鳥新風,可謂從筆墨語言上根本改變了舊有花鳥畫形式;其詩文,脫去塵俗,措辭優美,又真性情流露,不讓文豪;其書法則靈動如祝允明,稱“墨中飛將軍”。可見“吳門畫派”中,陳淳“詩書畫”三絕,實為僅次沈周、文徵明的翹楚人物。

《花卉冊》:藝林大觀,世不一見之名品

北京保利拍賣陳淳《花卉冊》,其“詩書畫合璧”,文人畫之典范,如文徵明所言,即“道復游余門,遂擅出藍之譽,觀其所作四時雜花,種種皆有生意,所謂略約點染,而意態自足,誠可愛也。”

▲陳淳(1484-1543) 花卉冊

冊頁(八開十六頁)水墨紙本

24×27 cm.×16 9 1/2×10 5/8 in.×16 約0.6平尺(每幅)

題識:

1.春風吹曲檻,琪樹發仙姿。月白舒簾卷,幽香泛酒巵。道復。 

2.波面出仙妝,可望不可即。熏風入坐來,寘我凝香域。道復。

3.庭院日初長,玫瑰正堪頌。聲價兩徘徊,香色無人重。道復。

4.翠翹簪白玉,絲鬢贈香鬟。一種風流意,閑人無許攀。道復。

5.東風日夜發,桃李不禁吹。點檢秾事華,辛夷落較遲。道復。

6.秫田欣有秋,白酒釀應熟。西風解人意,吹綻籬根菊。道復。

7.羞容勻薄粉,香袖卷輕羅。且莫凌波去,江頭冰雪多。道復。

8.檐萄花開日,園林香霧秾。要從花里去,雨后自扶筇。道復。

鈐印:道復、陳生印、復父氏、白陽山人(參見《中國書畫家印鑒款識•陳淳》)1061-1062頁,第51、22、14印。)

鑒藏印:妙、東吳王蓮涇藏書畫記、馬寒中印、海角、足吾所好玩而老焉、馬寒中最嗜物、寒中馬思贊鑒藏法書名畫印、妙香主人、翁萬戈藏

題跋:1.空中無色色原空,妙具清涼十種風。去年夢中句。領畧白陽真意思,千秋只有馬寒中。丁亥閏月夜坐偶題。瓶居士。

2.馬思贊,字寒中,一字南樓,海寧人。善畫蟲魚,亦能山水,精篆刻。其弟翼贊,字寒將,畫筆秀潤,有《寶穎堂詩集》。雍正中名流也。此冊有寒中印,漫記之。瓶生。鈐印:翁同龢印

展覽:“傳承與守望——翁同龢家藏書畫珍品展”,中華世紀壇世界藝術館、中國嘉德國際拍賣有限公司合辦,2008年北京中華世紀壇世界藝術館。

出版:《傳承與守望——翁同龢家藏書畫珍品》,作品10,文化出版社,2009年。

說明:王聞遠、馬思贊、翁同龢、翁萬戈遞藏。王聞遠(1663-1741)清目錄學家、藏書家。字聲宏,一字叔子,號蓮涇居士,晚號灌稼村翁、右軍后人等。吳縣(今江蘇蘇州)人。家多藏書,藏書樓有“孝慈堂”、“率真書屋”、“四美軒”等。

馬思贊(1669-1722)字寒中,又字仲安,號銜齋,又號南樓、漁村,浙江海寧人。性敏慧,監生,工詩及書,貫及諸子百家。

翁同龢(1830-1904),字叔平,號松禪, 中國近代史上著名政治家、書法家。

翁萬戈,翁同龢的五世孫,也是美國的華人社會活動家,八十年代曾任對中美文化起過積極推進作用的華美協進社(China Institute in America)的主席。翁先生的書畫收藏基本來自翁同龢的舊藏。其中書畫、碑帖的收藏數量甚眾,精品也多。

此作《花卉冊》冊頁,以水墨寫折枝花卉八種,分別為玉蘭、荷、玫瑰、玉簪、辛夷、菊、梔子、水仙,每頁分題五言絕句一首,詩書畫相間,堪稱其寫意花卉、題畫詩、書法完美結合的又一典范,相得益彰。

陳淳的寫意花鳥,多為淺淡設色與純水墨畫,其中水墨八九分,淡色一二分,又施以嫻熟沒骨法,極是淡雅清香。王世貞有言“花鳥以徐熙為神,黃荃為妙,居寀次之,宣和帝又次之;沈啟南淺色水墨實出自徐熙,而更加簡淡,神采若新。至于道復,漸無色矣”。

其晚年題所作《花卉卷》,亦自謂“若徒以老嫩精力,從古人之意以貌似之,鮮不自遺類狗之誚矣。故數年來所作,皆游戲水墨,不復以設色為事。”

如此冊頁所見,陳淳的寫意花卉將“逸筆草草”與“文人畫旨趣”結合,從而漸有“大寫意”風格,尤是“折枝構圖”,計白當黑,布局錯落有致,主次、大小、疏密分明。在鉤花點葉及枝干處理,又融入大草筆法,而得墨意酣暢,瀟灑之姿。

冊中,其以淡墨暈染,寥寥勾勒數筆,沒骨法寫葉,曲折而不離亂,葉筋畢現,有花葉正側顧盼之態。而花卉以勾勒法描繪,或含苞待放,或迎風搖曳,各盡其態,相互交錯。枝干挺立,筆法蒼古,線條細勁,饒有情趣。

▲陳淳(1484-1543) 花卉冊 局部

如此玫瑰花,花葉掩映,葉子作左右披被和向背處理,葉片相累,枯淡的筆墨暈染下,其花繁盛,葩分蕊析,花冠以墨點寫之,嫵媚而多姿,大小亦反側多變化。枝干則多刺,作釘頭鼠尾狀,取其大意,觀之搖曳生姿,花香撲鼻。

▲陳淳(1484-1543) 花卉冊 局部

題詩“庭院日初長,玫瑰正堪頌。聲價兩徘徊,香色無人重。”,頗有深意。玫瑰花,又名““徘徊花”。舊時文人詠梅花、月季、蘭花等花卉不乏,而玫瑰花則鮮少。究其緣由,玫瑰多刺,既不傲雪,又未爭春,自是“香色無人重”。而陳淳以物抒情,若“獨含冬夜寒光拆,不傍春風暖處開”,反襯其之香味芬芳,裊裊不絕。

▲陳淳(1484-1543) 花卉冊 局部

亦或此玉蘭花,造型自由,倚斜而出,左右分開,或含苞待放,或幽香飄逸,細筆勾勒。葉子則每叢不過三五片,錯落有致,率筆抒寫,有漫興墨趣。枝干富濃淡變化,細筆中鋒繪之,寓以挺健。整作雅潤,充滿自然生機。

▲陳淳(1484-1543) 花卉冊 局部

題詩“春風吹曲檻,琪樹發仙姿。月白舒簾卷,幽香泛酒巵。”,其中“仙姿”、“幽香”,可見陳淳內心飽有文士之清潔孤寒。白玉蘭清新可人,宛若天女散花,神采奕奕,可謂高貴出塵,不沾俗塵。

而其心性素來“當求我于形骸之外”,酒酣耳熟之際,揮毫神游,胸臆溢之筆端。王轂祥題其《明陳淳仿米氏云山》,也慨言“點染標致,脫去塵俗而自出畦徑,蓋得意忘象者也”。

▲陳淳(1484-1543) 花卉冊 局部

題詩,另有“詠菊”中“白酒釀應熟,吹綻籬根菊”知其隱逸之心。陳淳曾“援例北游太學”,后因“時情世態,曲意違心,非吾所能也”而絕意仕進,決定“老醉鄉矣”。“詠水仙”中“且莫凌波去,江頭冰雪多。”知其孤高與無奈。陳淳作《米景》畫,曾有題識“蕭蕭風雨晚來多”,有晚年家道中落的落寞。

冊頁中“間畫間題”,既可以詩文為載體,豐富簡潔筆墨內涵,直抒內心訴求,又可見“利家”與“行家”修養之差異。誠然,文人畫作之趣,并非純粹筆墨之盎然生動,詩書畫結合,題寓逸思,才得深邃。

八首“詠花卉”五言絕句詩文,行書寫就,放逸恣縱,動靜相宜,結體則欹正相依,筆勢雄健,以此寄興遣懷,無怪乎周天球贊言“陳白陽書法畫筆,自立機軸。書中有畫,畫中有詩,遂起名一時”。

▲陳淳(1484-1543) 花卉冊 局部

此冊頁傳承有序,遞經雍乾年間的收藏大家馬思贊(17世紀),藏書家王聞遠(1663-1741),翁同龢(1830-1904),翁萬戈收藏。其中鑒藏印“馬寒中最嗜物”,出現兩次,其后跋文中,翁同龢又題詩句“領略白陽真意思,千秋只有馬寒中。”可知馬思贊對此“逸品”之嗜愛。

馬思贊,字寒中,號衎齋,海寧人,工詩績學,家有道古樓,藏書多宋元善本,亦藏法書名畫、金石秘玩。其舊藏歷代名畫有北京故宮博物院藏沈周《喬木慈烏圖》、唐寅《風木圖卷》、臺北故宮博物院藏《龍舟圖》等,足見其鑒藏之精。

翁同龢則先后擔任清同治、光緒兩代帝師,可謂朝廷重臣,其家耀門楣,人謂翁氏家族,父子宰相,同為帝師;叔侄聯魁,狀元及第;三子公卿,四世翰苑,極為顯赫。其亦工詩,著有《瓶廬詩文稿》,間作畫,尤以書法名世。

承古出新,寫意畫自此濫觴

“詩書畫合璧”,為文人畫最高旨趣,得古人三昧者,往往如是。而陳淳無所不精,又能完美結合,且寫意花鳥筆墨、風格“承古出新”,于寫意花鳥畫史有關鍵作用,亦意味著中國寫意畫的真正濫觴。

以形式為例,陳淳畫作“間詩間題”,完善并提高書畫內涵,即以行草筆法作畫,行云流水,濃淡暈化,意足氣振;而題款書法搦管揮毫,利落翔空,奔放多變;又所作詩文直抒胸臆,恰如其分表達物象之特征意趣,神采若新。

再論筆墨之“得古人三昧”,如用筆率意放逸與“米芾、米友仁”父子所主張之“寄興游心”及“墨戲”契合。畫作氣韻營造,又類于“米氏”以純墨之濃淡干濕變化,而得“神游意會”。逸筆草草,寥寥數筆,可窺師法倪瓚、黃公望等遺韻,蒼茫又淡雅。

▲陳淳《花卉圖冊》,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藏

此外,將小寫意突破發展至大寫意畫,則是陳淳別開新調,出藍勝藍的超邁時代之處。

其早期小寫意花卉,用筆高古簡練,寫意水墨兼取淺色沒骨,以清雅為尚。文徵明跋《趙子固四香圖卷》,曾言及“宋名人花卉,大都以設色為精工,獨趙孟堅不施脂粉,為能于象外摹神,此卷四薌種種勾勒,種種脫化,秀雅清超,絕無畫家濃艷氣,真奇珍也。”,也可見陳淳早期的秀雅摹仿畫風與衡老追求甚為相似。

此后轉師沈周,花鳥畫風蛻變,呈現“疏斜歷亂、淡墨欹豪”的大寫意風格特征,意象“妙在似與不似之間”,意筆抒寫則“簡放自如”。又詩書畫合壁,折射心境,不受法度所律,終得自立機軸。

徐渭贊其“花卉豪一世,草書飛動似之”,王世貞又譽“畫家寫生,右徐熙,易元吉,而小左黃氏父子,政在天真人巧間耳。宜和主稍能斟酌之。明興,獨吾沈啟南人熙室,而唐伯虎黃氏有出蘭之美,陳復甫出,以意為之,高者幾無色,下者遂脫胎矣”。

據此,皆可知其寫意畫之承前啟后,而逸格又富極律動,耐人尋味,“天真爛漫”遠超世俗。明萬歷年間,即有人曾評介陳淳于花卉畫造詣及聲譽業已超過文徵明。

花卉豪一世,影響至今

陳淳畫作,極受喜愛,其隱居白陽山時,“片楮尺縑,人爭購之。求請者日趨姚江,帆楫相望也”。陶元藻《越畫紀聞中國書畫》更載有甚者“嘗刻沉香為白陽像奉之”。

其水墨寫意花卉,對當時及后世影響深遠。如與其并稱“青藤白陽”的徐渭,亦有頗多借鑒陳淳之處。其知陳淳筆墨語言如草書飛動,此后于此基礎又進一步以狂草之恣意宣泄,更顯跌宕縱橫,而“白陽”則多蘊蓄之致,可謂各有千秋。

▲陳淳《葵石圖》,北京故宮博物院藏

而同為“吳門畫派”的周之冕,除筆墨技法外,花卉題材上也多有承繼白陽之豐富多變,觀者如入百花勝景。惲壽平曾言“寫生有高逸一派,明代石田翁,北宋之徐熙也。如白陽山人用筆雋快,實開后世率易徑路,為周之冕諸人濫觴,不可不辨。”

八大山人的花鳥,亦受“白陽”影響,畫風簡遠淡真,尤是體驗物象情感,二人皆有強烈“寫生”氣息,也使得花鳥畫由藝術化趨于思想化、情感化。

石濤筆下的花鳥,同樣多水墨寫意,用墨簡練,也具陳淳之清逸。另有“揚州八怪”中的汪士慎、金農等,近代的吳昌碩、齊白石、任伯年等花鳥大家,以書入畫,不求形似,都可見陳淳的繪畫語言及審美旨趣。

文人寫意花鳥,自陳淳始,后世諸名家得其“逸格”,異軍突起,為傳統花鳥畫的蓬勃發展,注入生機,至今未絕。

結語

董其昌題《陳道復墨花卷》曾言“白陽陳先生深得寫生之趣,當代第一名手不虛也”,而王世貞亦言“勝國以來,寫花卉者無如吾吳郡,而吳郡自沈啟南后,無如陳道復,陸叔平”,所以單以寫意花卉造詣而言,陳淳應是繼沈周后“吳門第一人”,文徵明亦不能及也。此外,其所創中國寫意花鳥“詩書畫寄情”的文人畫思想內涵,于畫壇之功,亦是居功至偉。

陳淳所作《花卉冊》傳世寥寥,僅上海博物館、中國歷史博物館、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、美國波士頓博物館等為數不多的公藏機構藏有之,視若珍寶,余者幾不得見,而流于市場者,更可謂是“吉光片羽”。

此冊頁為其罕見“詩書畫合璧”精品佳作,可窺其承前啟后,推動明代寫意花鳥畫蔚然大興之一二,誠為藝林之大觀,世不一見之名品也。

責任編輯:張茜楠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友情鏈接
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
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:(總)網出證(陜)字第011號   備案號:陜ICP備17004592號    法律顧問: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   技術支持:錦華科技
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
(-^O^-)MG失落的国度免费下载 865连连棋牌游戏大厅下 麻将游戏下载单机版免费下载 19051937期河北11选5 15期两码中特 彩票投注计划以及技巧 金沙棋牌游戏网址 沈阳麻将的软件 长沙麻将1拖2算法 MG游戏 体彩江西11选五玩法 甘肃快3开奖果 pc蛋蛋网赚平台 体彩开奖直播是哪个台 四人游戏麻将无网免费 灰熊vs湖人录像 福彩3d字谜图